免费国内外电子小说网

仪琳

仪琳金庸武侠小说《笑傲江湖》的重要人物。

生平

她自幼出家为尼,并拜入恒山派定逸师太门下。

其父为不戒和尚,所有和尚该守的清规一概不遵守。

其母嫉妒心极强,在恒山一直扮成一位哑巴婆婆。

仪琳为人心地善良,因曾被令狐冲所救而动了凡心,一直暗恋令狐冲,不过之后并没有还俗,终生与青灯古佛相伴。

她心地极为善良,当令狐冲苦恋岳灵珊的时候,她便祈求两人平安喜乐。

但后来,令狐冲和任盈盈互生情愫的时候,仪琳亦诚心为两人祝祷。

即使后来哑巴婆婆骗仪琳说,令狐冲为了她做了和尚去娶她(实情是哑巴婆婆用剃刀强行剃去令狐冲头发的),仪琳虽又惊又喜,但亦恪守原则,坚持令狐冲和任盈盈是真心相爱的。

岳不群是谋杀定闲和定逸师太的凶手,他诱骗五岳剑派高手聚歼,在思过崖外用陷阱对付令狐冲与任盈盈,与令狐冲激战。

仪琳为救二人,在危急关头之下误打误撞将岳不群刺死,报了杀师之仇。

金庸曾说过,仪琳是他最爱的笔下人物之一。

称呼

仪琳师妹(令狐冲,仪和等称)

琳儿,阿琳(不戒和尚称)

师父(田伯光专用)

仪琳姐姐(曲非烟称)

仪琳师侄(正派长者称)

小美人(田伯光戏称)

人物性格

心地善良

要找一个比仪琳更可爱的女子,恐怕绝不容易。她天真无邪,心地纯洁,毫不懂得掩饰,而最独特之处,是她对"善"的坚定信心,即使身在危难苦楚,也不动摇。是这份信心,使仪琳逢凶化吉。她对宗教的虔诚出于内心,出于自然,毫不造作,好像不是宗教塑造了她,而是宗教精神恰好最能表达她的个人性格与信念。美貌可爱的小尼姑并不是常见的小说角色,即使以金庸来说,仪琳也是不可多得之作。

《笑傲江湖》的主角是令狐冲,金庸用了他特长的手法,先从旁人叙述,引起读者对这个人物的兴趣,而介绍令狐冲出场的便是仪琳,她叙述自己怎样被采花贼田伯光所制、怎样被令狐冲碰见、令狐冲怎样出计谋相救;以仪琳的稚嫩语气形容当时的情景,又是刺激又好笑,娱乐性甚高,同时不但收到原意突出令狐冲其人其事的效果,也表现出仪琳的良善可爱,对善与恶之间的辨别的清楚明确。

例如,她说田伯光挟持她到酒家,叫了满桌子酒肉要她吃,不然便撕破她的衣裳,仪琳不为所动,坚决不吃;她解释说,佛门戒腥荤,她决不能破戒,田伯光要撕破她的衣裳,虽然不好,却不是她的过错,这绝不是仪琳推卸责任,这从她“偷西瓜”一节可见,而是她真的善恶分明。

善恶分明

正因她善恶分明,所以仪琳偷西瓜一节才能那么饶有意义。令狐冲伤重口渴躺在瓜田之畔,要吃西瓜,仪琳对他敬若天神,他又身受重伤,不忍不为他摘来,然而物主不在,要吃便得不告而取,也就是偷。佛门子弟戒偷盗,偷是她的过错,况乎"令狐大哥要吃西瓜"又不是什么重大理由,她这样做,无可原宥,仪琳这场内心挣扎,不下于寻常的重大道德问题,最后她决定偷,所抱的心情正是为怜爱一个受苦的人甘受罪责的舍己为人的心情,既不为自己分辩,又不后悔犯戒,表明仪琳是一个有很深道德精神的人物。

仪琳是个热心肠的人,对令狐冲由感激、敬佩、关心怜惜而产生恋爱思慕之情,实在是最自然不过。她自幼出家,不沾尘俗,整个人就如浑金朴玉,遇上这样的难关,即使比她世故十倍的人也不易应付,但她却勇敢地本着自己的一贯原则信念去面对,令人既敬重而又怜惜。

仪琳与田伯光

田伯光是《笑傲江湖》中的邪派人物,人称采花大盗,人倒不坏,与令狐冲斗了几场,武功虽胜过令狐冲,却不逼之过甚,亦能识得令狐冲是英雄,颇有惺惺相惜之意,可谓是竖子可教也。古怪的是田伯光掠了绝色尼姑仪琳姑娘,既是采花大盗,不但没采了这朵花,反让令狐冲从中搅弄得倒认仪琳为师父,后来又认仪琳其父为太师父,再后来做了不可不戒和尚。能解开这古怪事之迷的就是田伯光的痴情。

田伯光本来有时间和机会轻薄仪琳,一是,捉了仪琳到山洞后,虽然仪琳的三位师姐在外面喊,可仪琳被点了穴道,喊也喊不得,动也动不得,这期间是“隔了好一会儿,”在这段时间里,田伯光没有动手。二是,洞外的三位师姐走远后,到令狐冲在洞外笑,也有一段时间,田伯光也没有什么实际行动,由此,倪匡先生得出结论,之所以田伯光这般对仪琳,虽是当初意欲不轨,终未动犯,是他对仪琳已经产生了一股不可遏制的爱意,原因是仪琳太美了。“世上的确有一种这样的美女,美得叫男人可以欲念全消,只想如何去呵护她,去爱她,不怀有任何目的去为她做任何事。”

金大侠笔下有两对怪师徒,一对是段誉和南海鳄神岳老三;另一对就是田伯光与仪琳。这后一对师徒俩尤值得玩味,你想啊,采花大盗和绝色尼姑成了师徒,且是采花大盗管绝色尼姑叫师父;且这个师父的武功照徒弟差之太远,就像是一只行动矫捷,胃口极好的猫儿,对着一条躺在盘子里的鱼儿叫师父,这个怪事能说没意思吗?

虽然,仪琳这个师父是令狐冲与田伯光打赌为其赢来的。但令狐冲赌得近于赖皮,田伯光大可不认;即或是赌输了,所谓的师父也可以全不理会,因为田伯光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。怪的是田伯光不但认了,而且后来在恒山派令狐冲接任掌门的大会上,田伯光当着江湖众英雄的面,还补行了拜师礼,认真认作仪琳为师父。虽然这个小师父从未教过他武功,但后来也确实端了一回师父的架子,仪琳曾写条子,相当是手令吧,支使田伯光去办事。诸位不妨揣摩一下,田伯光为什么心甘情愿地认仪琳为师父,就当时田伯光在江湖上的名头,以及应该说自信不差的田伯光,为什么会这么做?理由很多,但要是看不出田伯光不但是爱上了仪琳,而且爱得极深的话,那么你就被金大侠的障眼法蒙骗了。金大侠从没说田伯光爱仪琳,但不等于田伯光就不爱仪琳。

书上说田伯光采花没采到,反被不戒和尚捉了去,竟认做太师父。令狐冲在恒山派做掌门,去了一群男子壮声势,不戒大师考虑到田伯光的名声太恶,到恒山众女子堆中不好听,所以,一刀下去,叫田伯光做了和尚。问题是即使田伯光当时是被迫做了和尚(武功不如不戒大师也是没法子的事)。奇怪的是被迫做了和尚的田伯光,从以后的表现看,不但不见其记恨着恼,好像还有点暗自得意的样儿,恒山大会上把个不可不戒和尚的名号叫得满是响亮。如果田伯光真不愿意做和尚,被逼不过,事后,凭田伯光的心智武功,报复定应没什么问题,弄不死不戒大师,也能伤他,且还可以伤仪琳,那法子和机会应该是太多了,可从未见田伯光有什么报复举动,甚至想报复的想法都没有。真要想问出个缘故,不得不让人去想,田伯光虽不是自愿当了和尚,但从没为当和尚后悔,理由只有一个:

当了和尚可以更多更无顾忌地接触美妙的小尼姑了。

人物爱情

最令人敬重的是,她一直自然诚实地面对自己的感情,从不对 自己或对他人隐瞒她对令狐冲的思念,但同时她对自己应该怎样做,也毫无疑问。她是个出家女尼,不应作情欲之想,何况令狐冲根本对自己没有爱慕之意。她应做的是加以自制,在行为心思上都不要越轨。

自然,这样做并不好受,仪琳被感情折磨,颜容憔悴,但是她坚信她的观音菩萨会保佑帮助她,而在人性的层次,她有许多人爱护支持,自己亦有抒泄抑怀的办法,就是不时向她以为是又聋又哑的"哑婆婆"倾吐心事。

这位原来只是装聋扮哑,但其实是仪琳的母亲的"哑婆婆"引出了一段精彩对白。她知道了女儿心事,一心成全,于是以她一贯蛮横手段,掳来令狐冲,强迫他答应娶仪琳,又掳来任盈盈作为要协他的方法,最后,她把仪琳领来,告诉她令狐冲其实是十分爱她。

但是仪琳不信,她说"你不用哄我。我初识得他时,令狐大哥只爱他小师妹一人,后来他小师妹嫁了人,他就只爱任大小姐一人。"那婆婆骗她说,令狐冲一直偷偷爱她,已先落发出家表示决意。仪琳说不能叫他做和尚,那婆婆说,不然他就做太监算了,仪琳答道,太监是低三下四的人,令狐大哥不肯的。那婆婆说,不是真的做太监,只是不会生儿育女;仪琳说,他和任大小姐二人都那么好看,成亲之后自然要生下许多好看的孩子。那婆婆急起来,说令狐冲任盈盈也娶,仪琳也娶;仪琳说,一个人真正爱上另一个人,是不会想第二个的,她说,她一心只盼令狐冲心中欢喜,此外别无他念。然后,也不管那婆婆怎样,便自己去了。

人物评析

在所有令狐冲爱慕者中,仪琳的结局恐怕是最凄苦的了。仪琳一 直对令狐冲有铭心刻骨的相思。但令狐冲对仪琳并非无情,只是这情是怜爱,怜惜,是兄妹之情却非儿女之情。正如他所想“令狐冲听仪琳这么说,心下颇觉歉然。她对自己一片痴心,初时还不觉得,后来却渐渐明白了,但自己确然如她所说,先是喜欢岳家小师妹,后来将一腔情意转到了盈盈身上。”盈盈爱令狐冲毕竟还有一个圆满的结局,而仪琳一开始就是一个悲剧。命运、个性注定令狐冲是不会爱她的。就象岳灵珊更愿意把大师哥当做玩伴而不当做恋人一样。在令狐冲心中,从未想过仪琳当做情人。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觉、情义是不平等的。岳灵珊虽然最后死了,但仪琳呢却一生生活在了幽闭的苦涩生活之中,青灯木鱼伴一生,这对于一个妙龄女子来说,可能与死无异了。

仪琳才是真正的圣女。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