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国内外电子小说网

风起青萍之总有残缺,从不完美

我一度误读了皎皎的《风起青萍》。曾经在我的潜意识里,如果撇开了叶仲锷这个言情里算是有些模式化的男人,那么这部小说就是一个女人自我挣扎的故事。一个关于道德感极强的、坚持信念的女人的故事。钟之璐的结局,让普通人觉得幸福,却未必让她自己觉得快乐。所以当我听到作者本人说:“钟姑娘本人是有些问题的。她是个女权主义者。”——好吧,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我只能说,我真的误读了。

我本以为你刻意塑造了这样一个近乎固执、不讨大众喜欢的女子,只是因为在这个社会和氛围里,我们做不到这些,所以需要一个近乎样本的模范在那里,她比我们都要纯洁、坚定很多。有时候如果我们不理那些俗见回头去想想她的时候,或许对自己的要求会更严厉一些。这也部分的,是小说的作用,用来提纯某个环境,告诉我们生活、人生、三观该是怎么样的。所以有关她的故事,尽可以夸张而纠结,只因为这是小说。没有人会当真。

可是作者多么腹黑啊。她甚少直接的告诉读者她是怎么想的,从来都很少表现出倾向性,可其实故事在那里。她用结局告诉我们,钟之璐是有问题的——她最后不得不回到这个大众的世界,拥有一段让人羡慕的婚姻和一个近乎完美的丈夫,可她本身是残缺的。不论叶仲锷再怎么爱她,读者对她褒贬不一,她只能从她自己身上找到残缺。或许是这个残缺导致了种种,她不完美。

读皎皎写的故事,我总觉得她在自顾自的、满不在乎的编织、YY她心里的那些男人女人。那些男人和女人都有着漂亮的外表,可是那么漂亮的表象下啊,在人格上、在性格上,却总是欠缺的。

就像钟之璐,就像萧正宇,就像薛苑。这种缺陷,和财富和地位没有关系。每个人都有性格上的缺陷,就像有的人怯懦、有的人优柔,而这些主角的缺陷,总是过于刚强、坚硬的表现出来。比如钟之璐的太过坚持,褒义词叫执着,贬义词叫偏执。比如萧正宇一直在试图掩饰起的一种对外部世界的冷漠愤恨。再比如李又维的那种古怪的气质,褒义词叫不羁,贬义词大概叫做神经质。

如果打碎爱情这个温室去看这些男男女女,真是叫人不寒而栗啊。即便是以爱的名义,那些他们所表现出的种种,也已经近乎是一种残酷的搏斗了。或者叫做强强之间心里的撞击。咳,我当然也记得那句话“BG掩盖下的BL”。

所幸的是,作者似乎还有着那么一丝恶趣味在。总之在她笔下的爱情,最后总能够柔缓、温和的抹去那些不完美的棱角,送给所有人一个很温暖的结局。

当然,我想说,最近,您这种BT的趋向已经越来越明显了。再腹黑也掩饰不了啊!

相关文章

    无相关信息
推荐文章